1. 首頁
  2. 資訊

草莓音樂節門票

草莓音樂節不能帶什么? 感謝邀請:草莓音樂節不能帶什么? 為確保舞臺安全,瓶裝罐裝飲料不能帶入場。觀眾也可以帶軟包裝飲料或牛奶,面包餅干等零食入場。反正那些易燃

草莓音樂節不能帶什么?

感謝邀請:草莓音樂節不能帶什么?

為確保舞臺安全,瓶裝罐裝飲料不能帶入場。觀眾也可以帶軟包裝飲料或牛奶,面包餅干等零食入場。反正那些易燃易爆危險物品我就不一一講解了。這些都是不能帶的,這就是我知道不能帶的東西。草莓音樂節都是在戶外,有些時候會有人想做燒烤吃,但燒烤爐也不能帶哦,希望我的回答能幫到你。







武漢草莓音樂節好玩嗎?

兩個字:好玩!

今年的“草莓音樂節”來得特別早。今明兩天,在武漢體育中心,武漢草莓音樂節又引領樂迷一起嗨。武漢站也連續六年成為草莓音樂節在全國的首發地。

今年的武漢草莓音樂節艷陽高照,不少的樂迷們帶著帳篷、防曬物品,穿著最能體現自己風格的instyle服飾來到武漢體育館,和朋友們度過別樣的小長假

今年的“草莓”音樂節主題為“孤獨巡游者”,在現場設置了草莓舞臺、愛舞臺、新血計劃舞臺三大舞臺。今天在這三個舞臺上,包括Chinese Football、萬能青年旅店、馬頔、謝天笑在內12支樂隊輪番帶來表演。

4月3日亮點:最近在《歌手》露臉、因一曲《成都》成為熱門民謠歌手的趙雷,將在草莓舞臺演出。

今年草莓也有新玩法:全新亮相的“Young Blood新血計劃”,將囊括聲音、影像、畫作、設計、行為等一系列泛藝術創作與體驗。出席嘉賓也有:萬能青年旅店 謝天笑 舌頭 低苦艾 戰斧 后海大鯊魚 馬頔 堯十三 貳佰。

廣州草莓音樂節怎么樣?

今年參加的第一個音樂節,貢獻給廣州草莓音樂節。


這次參加音樂節倒沒啥“逃避”動機,就是……“不能老宅在家了,得出去曬曬太陽。”除了廣州草莓,同時段還有深圳迷笛音樂節,都是跨年。對比了一下兩邊演出陣容,草莓的陣容更好,立刻買了預售票。元旦假期,朋友圈有的在曬出國旅游照(現在就搞“假期攝影大賽”是不是早了點兒?),有的在刷王菲演唱會。我覺得…蟄伏許久我也得在朋友圈刷一波了!


我曾說過,國內音樂節想賺錢,肯定得有“痛扭反逃謝天笑,李馬趙萬宋冬野”,一看陣容名單,雅巴里……


此時想要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包……


以下依然是雜亂無章的游記。


31日中午到達演出地點。天氣晴朗,風和日麗,正是觀看現場的好時候。日間最高氣溫一度達到25度,隨處可見光腿妹子和短袖漢子。


中午等待入場的觀眾


場地后面是垂直過山車,時不時聽見游客的慘叫聲。


這玩意兒看一眼就能讓我肝膽俱裂……


中午人不算多,我在場地內閑逛,走到主舞臺看到:


居然跟演唱會似的,還分內外場。后來就曉得厲害了。


主舞臺旁邊是黑炮舞臺,主舞臺演出間隙可以聽見黑炮舞臺的演出聲音——彷佛嫌我去年沒聽夠黑炮專輯似的……



31日,副舞臺的前兩場演出都頗無趣——張璐詩是小清新,哦天吶~~~


主舞臺第一場是玩具船長。看了一會兒,我意識到:不行,得來杯酒精飲料助興……


——然后震驚的發現“文明飲酒,每人限買一杯”規定。我去!沒有酒精飲料我怎么嗨起來!第二天還有這樣的對話:


——一張票只能買一杯酒。

——我這是兩日通票,

——哦,那你能再買一杯。


…………真懷念混凝草的酒精無限量供應啊……


缺乏酒精飲料導致兩天我都處于“冷靜(漠)”狀態。即使主唱招呼“舉起你們的雙手讓我感受到你們的熱情好咩!”,我還是一臉無動于衷……


第一場從頭看到尾的演出是刺猬。多年前我一朋友在北京上學,看了刺猬的演出,印象極佳,向我提起;我當時說:“啊,我知道,它代言匡威嘛。”現在我終于看到刺猬的現場,朋友已于三年前猝死于腦溢血。命運無常,觀看演出過程中心情復雜,照片也沒拍。


看完刺猬去主舞臺看堯十三,發現內場已經封場——真的跟演唱會似的!



站在外場聽了一會兒,發現這種“聽起來就很窮”的民謠實在不對胃口(歌詞真的有“姑娘”),遂又轉回副舞臺,看了會兒海龜先生。



眼瞅過了下午四點,依然興致寥寥。于是決定回主舞臺等萬青。


此時堯十三的演出又封閉了一層內場——“聽起來就很窮”民謠那么火?


堯十三演出結束,立刻沖進內場占定位置。坐在地上刷手機,突然聽見人群騷動,周圍的觀眾紛紛回身觀望,我站起身回頭一看:


萬青的人氣太恐怖了……



萬青演出時將盡黃昏,天色美好。最后一曲是《殺死那個石家莊人》。本來被前面大段器樂演奏弄得不耐煩的觀眾,聽到前奏立刻“嗷”的一聲興奮起來,開始萬人大合唱。一年內看了兩次萬青現場,真是……緣分啊……


看完萬青,回到副舞臺,看到低苦艾演出的后半段。距離上次看低苦艾過了七年,最后全場合唱《蘭州,蘭州》結束。


散場后我拼了老命擠進內場第二排——下一個是重塑。


上一次看重塑也就過了三個多月。


這是我在音樂節距離樂隊最近的時刻。重塑這次完全沒唱老歌,劉敏全場沒摸貝斯。觀眾反應比較懵圈,不如混凝草積極。我試圖跟著節奏搖起來,缺乏酒精幫助還是無法進入狀態。


接著沖向主舞臺看痛仰,已經人山人海。內場全部封場,只能去外場,距離主舞臺大概有一百米吧……反正演出只能看大屏幕了。



高虎也說:這場地挺有意思的——觀眾離得太他媽遠了……


跟唱完《不要停止我的音樂》中的三首歌:《再見杰克》、《西湖》、《公路之歌》,任務就算完成。這幾首歌熟到吉他riff和solo都能哼出來。高虎說:“這首歌(《公路之歌》)唱了太多遍了,大家一起來吧。”我估計他唱的也煩。


主舞臺最后還有一場,但我已疲倦不堪,有撤退打算。經過副舞臺,馬頔在演出:


副舞臺觀眾也多到封閉內場。我站在外面聽了一會兒,還是“聽起來很窮”,遂轉身離開。經過旁邊電子舞臺,看見天降金箔,便朝那走去。


電子樂頗適合炒熱氣氛,人群跟著DJ的召喚蹦跶起來。我也想蹦起來,但老腰吱吱叫的抗議“要斷啦要斷啦!”,而且炫目的燈光差點把我的癲癇病閃出來,只好扶著腰打道回府。


1月1日,新年第一天,依然是好天氣。先去主舞臺看基諾,頗感失望:這不就是廢渣獨立嘛。走回副舞臺,看到五條人。


上個月14號,五條人剛在廣州做過一次現場。樂隊演唱《石牌橋》前問:“你們誰從石牌橋過來的舉個手?”我雖然不住石牌橋(其實也不遠),但在那工作過,在城中村吃過飯,又是坐三號線地鐵過來,所以也舉了手。回頭我得去聽聽專輯《夢幻麗莎發廊》。


為了看老謝,我決定常駐主舞臺。可沼澤頗無聊(實在對后搖/氛圍無感),轉回副舞臺,馬賽克又人山人海。在人群中的“疏離感”開始折磨我(“如果有杯酒精飲料……”),猶豫了一回兒,回到主舞臺等夜叉。



夜叉是金屬樂隊,說明現場很不“安全”,Pogo、甩頭、跳水,一樣不少。


要命的是,內場的“草坪”沒有草只有灰,一Pogo就他媽揚了一臉灰。看著人群的狂熱勁兒,我意識到自己真的老了,只適合聽“養生搖滾”(有這種類別嗎?


但我后來才意識到,這一天最不安全的演出不是夜叉,而是后海大鯊魚。


剛開始我在內場外圍。沒多久觀眾開火車,我趁機鉆進前十排——非常不明智。在人群中后腦勺挨了無數次肘子,腳被踩了無數次,被火車人流撞了無數次,被Pogo揚了一臉灰(有人邊Pogo邊舉著自拍桿照相,真他媽服了),還淹沒在一大堆胳膊中,反正啥都看不好。我還是老老實實呆后邊吧。


經過副舞臺遠遠看到陳粒。現場人有這么多:


我站在遠處聽了一會兒,確定了幾件事:一是陳粒唱歌比說話利索;二是她的唱腔的確有些像王菲;三是她的音準比現在的王菲強。


天津草莓音樂節怎么樣?

我已經連續四年去音樂節了,西安的,上海的,臺兒莊的,成都的,天津的應該是第一屆,你要是沒去過的話可以去感受下,主要看陣容,合理安排時間,不可能全部看到


本文來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場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。

北京快乐8稳赚选一技巧